老区旅游

  今天是:
2009年6月9日星期二
欢迎访问河北省老区建设促进会网站
新闻查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红色经典

将军一去身酬国


信息来源: 河北老促会   发布人: 河北老促会   发布时间: 2016-07-01 16:22:00

——访民族英雄郝梦龄之女郝慧英、郝慧兰(下)

梁绍辉    彭同聚

 

西安事变后,国共达成合作协议,郝梦龄抗击日寇守土卫国的民族爱国情结也日益强烈,他两度请缨北上,但都未得当局许可。19375月,郝梦龄见请缨未果,再度请求解甲归田。他仍未被批准,而是被调往四川陆军大学将官班学习。

快到重庆时,卢沟桥事变发生,全面抗战开始。郝梦龄即刻返回部队,请求北上抗日。他在请战报告中写道:“我是军人,半生光打内战,对国家毫无利益。日寇侵占东北,人民无不义愤填膺。现在日寇要灭亡中国,我们国家已到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我们应该去抗战,应该去与敌人拼。”报国之情跃然纸上。

然而,国民政府军事当局还是未批准。后郝梦龄再次上书请缨,要求当局允许他率部出征。军事当局见其报国心切,加之日军沿平汉路、平绥路长驱直入,华北前线吃紧,才批准他由贵阳率部北上。

19378月,郝梦龄率第九军自贵阳冒暑徒步北上,经黔东镇远到湖南桃源,改乘汽轮拖带的木船到达长沙,再由长沙乘火车抵武汉。郝梦龄也因此回家与家人告别,并立下遗嘱,抱定为国捐躯之志。

郝慧英依旧记得和父亲最后一晚的争执。“那天下午放学后,我母亲对我说:‘你爸爸昨晚写了撕、撕了写,还一直叹气,留了一封信在抽屉里。你看看写了什么?’我拿出来一看,信封上写着:‘给慧英,二十七年拆看。’我当时没敢看,等我父亲晚上回家,我就拿着信问他:‘为什么要我明年再看?’我父亲很生气,他一把夺过信,给撕碎了。他出去后,我把信重新拼起来,才发现这是一份遗嘱。我们也才知道父亲是抱着以身殉国的志向上前线的。”

这是郝梦龄的第一份遗嘱,是写给他的孩子们的:“此次北上抗日,抱定牺牲。万一阵亡,你等要听母亲的调教,孝顺汝祖母老大人。至于你等上学,我个人是没有钱。将来国家战胜,你等可进遗族学校。留于慧英、慧兰、荫槐、前楠、荫森五儿,父留于一九三七年九月十五日。”

遗嘱提前被看,一家人哭作一团,不让郝梦龄走。“我父亲也不愿意我们为他担心,但他还是对我们说:‘我不能不走。我爱你们,但更爱我们的国家。现在敌人天天在屠杀我们的同胞,大家都应该去杀敌人。如果国家亡了,你们也没有好日子过了。’”说至此,郝慧英的眼中有泪水溢出。

1937917下午,郝梦龄和他的第九军从汉口大智门火车站登车北上。“因为舍不得,我悄悄跟到车站,看见我父亲在指挥军队登车。一米八的个子,很魁梧,虽然离家时全家人都哭哭啼啼,但看起来并没有影响他的情绪。”这是郝慧英对于父亲的最后印象。

38天后,郝慧英再一次读到了父亲的遗嘱——

“余自武汉出发之时,留有遗嘱与诸子女等。此次抗战乃民族国家生存之最后关头。抱定牺牲决心,不能成功即成仁,为争取最后胜利,使中华民族永存世界上,故成功不必在我,我先牺牲。我即牺牲后,只要国家存在,诸子女教育当然不成问题。别无所念……倘吾牺牲后,望汝好好孝顺吾老母及教育子女,对于兄弟姐妹等亦要照拂。故余牺牲亦有荣,为军人者为国家战亡,死可谓得其所矣!书与纫秋贤内助,拙夫龄字。双十节于忻口。”

捐躯报国

山西忻口坐落于忻口山之断阙处,为忻州的北门户。传说汉高祖刘邦平城解围后,率军返回到这里,十分高兴,所以将这一地取名为忻口,从此筑城设险,成为重要军事防守地。北齐、北周以及五代时期,都是中原王朝与北方少数民族争夺的关口。虽然这里从来不缺少杀伐声,但19371011日至112日,中国军队与日寇的23天血拼,才足以让每一个国人牢牢记住这个地方。

19379月底,北上抗日的郝梦龄率第九军到达石家庄,归属第十四集团军司令卫立煌指挥。这时山西雁门关已经失守,晋北忻口成了山西抗击日本侵略者的第一道防线。据郝梦龄的战地日记记载,到石家庄后,很多乡亲来找他请求帮助,但大战在即,他也无能为力,并因此自责。同时,他本打算回一趟藁城老家看一眼,但因交通不便没有成行。

1937101晚,郝梦龄率部登车,104到达忻口前线。在卫立煌的统一部署、指挥下,任中央兵团团长(即忻口中间地区前线总指挥),指挥第九军和晋绥军第十九军、第三十五军、第六十一军等部,坚守忻口以北龙王堂、南怀化、大白水、南峪线的主阵地。

郝梦龄夜以继日地奔波在最前沿,视察阵地,部署兵力,指导抢修工事,鼓励官兵奋勇作战。他对官兵们说:“此次战争为民族存亡之战争,只有牺牲。如再退却,到黄河边,兵即无存,哪有官长。此谓我死国活,我活国死。”他反复强调:人人都应抱定有我无敌、有敌无我的决心与敌拼杀。官兵备受鼓舞,誓死杀敌。

1011,忻口保卫战打响。骄横的敌人板垣征四郎做出了疯狂之举。他率日军第5师团,加上配属的独2、独15旅团共计16个大队3万人95门炮,正面冲击20万中国军队坚固防守的忻口阵地。而首当其冲的正是布防于中央地区的第九军。

面对强敌,郝梦龄毫无惧色,亲临第一线指挥作战。在敌人飞机、大炮轰炸时,他指挥部队躲入掩蔽部,待炮火一停,又马上冲上阵地,用步兵武器狠狠打击日军。敌人志在必得,我军宁死不退,双方多次展开了白刃肉搏。据当地的老人讲,日军天天往上攻,打死一批又来一群,尸体都堆起来了。当年21岁的班长行定远后来也回忆,“最激烈的时候,中国军队一天伤亡几千人。”

1012,南怀化主阵地被日军攻破,敌我双方步炮兵主力在忻口西北、南怀化东北的204高地上,展开了激烈的拉锯战,一昼夜竟易手13次之多。郝梦龄的54师第三二二团最后只剩下100多人。

作为幸存者,该团里的连长秦福臻后来这样回忆郝梦龄在夺回204高地时悲壮的讲话:“就是剩下一个人,也要守住这个阵地。将有必死之心,士无贪生之意。现在我同你们一起坚守此阵地,决不后退。我若先退,你们不管是谁,都可以枪毙我;你们不管是谁,只要后退一步,我立即枪毙他!”

14日晨5时,郝梦龄命令其部开始向南怀化、新陈庄出击。三二二团在前,晋军在后,限三小时攻下,后因为伤亡过重,两翼未动,还是停留在原阵地上。他在这两天的战地日记中写道:“连日昼夜炮战甚烈,五日来,已伤团长一员,营长五员,连长二十员,士兵数百名。”“今日督战,李(仙州)师长负伤,戴(慕真)团长负伤,官员受伤过多。往日见伤兵多爱惜,此次专为国牺牲,乃应当之事。”

1015夜,卫立煌增派七个旅交郝梦龄指挥,由正面袭击,左右两侧同时出击策应,以期夹击敌人。16日凌晨2时,郝梦龄发起了夺回南怀化高地的总攻,连克几个山头。到了5时,天已微明。郝梦龄恐怕天明后我军阵地受敌炮火威胁,不能巩固,不如乘胜追击,迅速歼灭残敌,于是挥兵奋进,敌军混乱,以机枪、手榴弹掩护后退。这时,郝梦龄与第五十四师师长刘家骐已快到散兵线之前,距离敌人只有200米。

时任郝梦龄参谋处长的李文沼回忆:“这时敌已发现我方动向,机枪小炮一齐射来,我请他进指挥所洞内休息,军长说:‘我是来休息的吗?’”随后,李文沼谎称“参谋长来电,请军长进洞接”,郝梦龄仍没理会。“这时,敌机、步枪激烈地向我方射击,我们都伏下了。不一会儿军长站起来仍往前走,没两分钟就腰部中弹倒地。”刘家骐也一起殉难。其时,郝梦龄39岁,刘家骐43岁。

郝梦龄牺牲后,包括共产党领导的第十八路军在内的中国军队继续与日军血拼了17天,始终未让日军前进一步。后因娘子关失守,太原告急,中国军队撤防太原,洒满中国将士鲜血的忻口于112日被日军占领,战事转向太原。

19371024,郝梦龄的灵柩由山西运到武汉。武汉各界举行公祭,之后以国葬仪式安葬于武昌卓刀泉。为纪念郝梦龄的功勋,汉口北小路改名为郝梦龄路。

1938312,毛泽东同志在延安追悼抗敌阵亡将士大会上称赞郝梦龄等是中国人民“崇高伟大的模范”,证明“中华民族决不是一群绵羊,而是富于民族自尊心与人类正义心的伟大民族”。(完)

 




关于我们
老区概况
会长致辞
在线留言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河北省老区建设促进会 河北扶贫开发办公室   冀ICP备11006963号
技术支持: 河北卓越科技信息有限公司

          总访问量